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排骨战士霍姆格伦,也许不比斑马差?

时间:11-20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81

排骨战士霍姆格伦,也许不比斑马差?

   两年前U19男篮世界杯,时年19岁的切特-霍姆格伦和年仅17岁的维克托-文班亚马在决赛中相遇。结果砍下22分8板8帽的文班在第四节犯满离场,美国最终以83-81战胜法国,切特以整届赛事场均11.9分6.1篮板3.3助攻2.6封盖(决赛10分2篮板5助攻)的数据荣膺MVP。两年后,双方的境遇悄然发生了变化:文班从输家变成了赢家,他斩获法甲MVP,在2023年选秀中轻松夺魁,成为圣安东尼奥盼星星盼月亮等来的状元秀。切特却在NCAA锦标赛中早早出局(最后一场同样犯满离场),新秀赛季又因为一场野球赛事中的受伤无疾而终,不得不静养一年才迎来复出。同样发生变化的还有两人的打法:文班经历了法甲的野蛮生长后,在马刺开始从五号位改打四号位,磨炼侧翼的进攻技巧。切特则在更早的时间沿着反方向狂奔:从全能侧翼向内线转型,被雷霆选中后则被彻底定位为中锋,是这支青年军等待已久的最后一块拼图。   身形相仿、技能包也有诸多共同点的两人,兜兜转转最后一起站在了职业生涯的起跑线上。可发令枪响,他们第一步的方向就已经大不相同。时至今日,虽然在新秀榜上文班始终高居榜首,也收获了更多的流量和曝光,但各大影响力榜单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意见:俄城的那个瘦小伙儿,似乎是目前更出色的那个?现在霍姆格伦场均15.5分7.8篮板2.6助攻2.2封盖,命中率52.9%,三分命中率44.2%——数据型和斑马几乎一样,只不过是降量增效版人们喜欢用“独角兽”来称呼切特。虽然这个词当下有被滥用的趋势,切特的技能包是否真正达到独树一帜的层级也有待商榷,但既然有很大一部分人认可这种说法,一定说明切特有其过人之处。当人们第一眼看到切特时,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大概都会是:“这瘦不拉几的身体能否适应肌肉棒子林立的NBA”,尤其他还面对顶上中锋的需求。幸运的是,过去养伤的一年让切特因祸得福,他得以日复一日地泡在训练场里,重复复健-举重-单腿投篮的枯燥日程,最早到场,最晚离开。返厂保养的一年后,再次出现在NBA赛场上时,切特已经从89公斤增重到93公斤,原本如同麻秆的四肢上已然能瞧见肌肉疙瘩的小山包,特意蓄上的山羊须也为他凭空增加了几分剽悍。增加的小十斤肉自然不是摆设,它给切特的比赛带来的益处显而易见:本就不畏惧对抗的切特,能够更自信地冲击篮筐。加上切特左右手都能开弓,再结合同体型里不错的控运和脚步,让他交出了不错的终结效率。赛季至今,在距离篮筐0-4尺的篮下区域,切特百回合出手5.3次,命中率为70.7%,同时百回合能造5.2次罚球。顶着一副并不强壮的皮囊,切特能够做到兼顾篮下终结和侵略性,已经超出预期。顶翻巴格利完成在终结一步过zion,然后迎着大瓦蓝上篮当然,增重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伊恩-汤普森在《篮球之魂》一书中记载,当德克-诺维斯基进入联盟时,独行侠试图通过增加力量训练以让他快速增重,结果被德克的启蒙老师霍尔格-格什温德纳叫停;相反,他让德克穿着一件重达22磅的负重背心,进行常规的训练项目。“首先他需要掌握增重后所需的技术,再然后再增重。”霍尔格说道。亚当-哈灵顿深受霍尔格和诺维茨基的影响,他早年曾任职于独行侠,在14-15赛季在担任雷霆投篮教练时,把诺维茨基的投射技巧传授给了凯文-杜兰特。今年夏天,哈灵顿和切特共事,让后者学习杜兰特的投篮训练技巧:在身体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下,挑战在没有完全摆正姿势的状态再投篮。这种训练有助于球员投篮的抗干扰能力,提升实战中的投射表现。亚当-哈林顿,圈内知名训练师,与杜兰特关系紧密尽管切特和杜兰特的比赛风格大相径庭,但这样的投篮训练依旧让他受益良多,从罚球和三分便可窥见一二:截至11月16日,切特罚球45中41,命中率91%,相较于大学期间七成出头的罚球命中率,不可同日而语;而在三分这一项,切特41中19,命中率46.3%——这是中锋球员里顶级的三分产量和效率。虽然这种准心在大样本下也许很难维持,但出色的罚球命中率以及丝滑的投篮机制,足以为我们对切特的投射能力注入信心。即使未来三分准心出现回落,大概率也会定格一个中上游的区间。场均3.6次三分出手已经是联盟前100的水平这项技能对于这支雷霆来说尤为关键:雷霆首发能力虽强,但还是存在进攻兼容性问题。亚历山大主要在中距离活动,杰威和吉迪都是一定程度会被放空的球员,球队对于空间异常敏感,而切特的存在能让对手的中锋面对协防选择时心里掂量掂量。在雷霆无位置的进攻体系下,切特跳出了单功能终结型中锋的定位:他进攻方式中频率最高的是定点投突,且不局限于做一名投手,切特突出的运控技术和传球本能,能够支持他进行进一步的后续处理。   传球本来就是切特的卖点值得称赞的是,切特对于进攻选择很克制。他少有非常艰难的投篮出手,尽量避开自己不擅长的中远距离,打不动的时候及时出球给队友。这种特质在新秀身上并不常见,但和切特自己的篮球观如出一辙。“35次出手得到30分,不会让你成为一个伟大的得分手……你的效率越高,你赢得比赛的概率就越大”切特在一次采访中说道。“自从我在有准确数据统计的赛事打球以来,我一直都是一名高效的球员,总是在出手正确的投篮。”从主教练戴格诺特的战术安排中,我们也能窥见球队对于切特的期望:切特摘板后持球推进到前场已是雷霆常见的光景,他能抓住转换中的错位直接攻筐,或者传球给弱侧埋伏已久的射手;此外,切特在阵地战中还尝试了少量的持球戏份。戴格诺特的惯用手段是利用切特的运控技术打反向挡拆,让后卫为他设置掩护,然后外弹找机会。由于对手大部分都用中锋对位切特,这样的回合会轻易地造成对手防守的混乱,切特的很多助攻就来源于此。当然,如果细究,切特在进攻端仍有不少瑕疵,比如缺少解决错位的能力(上一场打勇士就出现了顶不动保罗的名场面),依然不善于在低位解决,传球细节仍需要打磨(场均2.2次失误)等等,但在雷霆这支乱战比率高、阵地战以后卫驱动和终结为主的球队,切特的缺点是可以被容忍的,何况他的核心价值——2.10米以上身高下的超高横移速度——并没有任何贬值的迹象。在现代中锋的演变史中,横向移动的价值正在慢慢追上纵向跳跃。过去中锋不用频繁地踏出禁区,和小个子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但随着后卫们不断拓宽自己的攻击半径、能够更加充分地利用自己的脚程优势,新时代的大个子们被要求不仅能够提供纵向的篮筐保护,还得拥有换防后卫的横向移动能力。关节的灵活度和横向移动能力息息相关,其中一项重要的指标是伸膝速度,用于衡量起跳时膝盖从弯曲到伸直的力量。这一项指标历来是小个子的强项,但在一个运动科学公司的测量中,切特的伸膝速度超过了81%的球员,优于92%的中锋。后卫的横向移动能力、7尺6的超长臂展,加上防守中良好的选位意识(当然也不排除对手潜意识中切特是可以被挑战的心理因素),三方加持下让切特能够频繁地出现在篮筐附近,干扰对手的出手:当然,文班亚马式的补防封盖三分跳投,切特也并非不能做到;赛季至今,切特以百回合14.4次护框领跑全联盟,总计111次护框成功50次,降准率为9.4%,送出了联盟第五多的24次封盖,同时还能兼顾造失误(百回合1.6次抢断)。雷霆本赛季贯彻了五号位沉退的防挡拆策略,切特换防外线的频率并不高,但在有限的回合里,他展现出了值得肯定的换防表现。要知道雷霆本就有大量的外线领防手,切特的到来填补了他们最紧缺的内线高度,这直接帮助他们成为联盟限制对手有效命中率第4低的球队。    不过,切特的正面护框干扰虽猛,但目前雷霆百回合失分112.7,只是联盟中游水平。既然他们防守四要素中的限制对手投篮效率和造失误两个环节均排名联盟上游,那么一定有其他环节出现了问题。正如联盟中其他类似体型的内线球员,切特在防守端没法“顾头又顾腚”,在干扰完出手后顶不住第二波凶猛的篮板拼抢。虽然相较于之前的自己已经大幅增重,但切特208磅的体重放眼全联盟依旧属于“羽量级”。每次看到他瘦骨嶙峋的身体被高又壮的猛男们冲撞得七零八落,如风中残烛般摇曳,都不由得为他捏一把冷汗。雷霆是全联盟篮板保护最差的球队之一,对此身为球队第一高度的切特难辞其咎。根据On-off数据,切特在场时,对方进攻篮板率高达35.5%,甚至在他下场后球队的篮板保护还有所改善。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犯规控制。切特每百回合要付出5次犯规,在联盟所有中锋里属于中下游水平。雷霆是一支内线深度特别差的球队,这加剧了他们对切特的依赖,如果后者无法保持长时间在场,对球队两端的影响不言而喻。切特防守端的困境,同样是雷霆的困境。如今雷霆这套首发体型整体偏小,切特之外的第二高度是注册身高2.03米的吉迪,多尔特别看厚度惊人实际身高只有1.93米,杰威是标准侧翼身材,主要轮换中还有大量后卫体型的球员(乔、华莱士、威金斯和米西奇),最像标准前锋的是刚刚复出的肯里奇-威廉姆斯。纵使他们已经采取中锋沉退的保守防守策略,依旧无法保证稳稳收下篮板。   除了篮板保护外,切特的低位顶防也是老大难的问题。雷霆本就缺乏兼备高度和厚度的球员,面对低位型中锋时,无法效仿其他球队四号位顶防+五号位协防的对位思路,只能让切特硬着头皮上,效果自然……如果效仿马刺对文班亚马的使用逻辑,让切特改打四号位呢?近期戴格诺特确实也在采访中透露了尝试让切特搭档吉昂/杰林-威廉姆斯的想法,但迟迟没有变阵的原因,归根结底是这两名球员的水平都不够他们挤掉目前首发里的任何一人。切特改打四号位后又将面临进攻端的定位问题,他目前的能力能否支持他承担更多持球戏份,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当前阶段,相较于文班,我们明显能更加准确地评价切特:进攻端他是一名非单功能的无球型中锋,能结合投射和终结;防守端他是护框威胁巨大但篮板保护缺陷明显的沉退型中锋,有换防外线的潜力。从影响力层面来看,切特当前无疑是比文班亚马更好的球员,前者处于一个更具竞争力的环境中,在攻防两端有更为简单而明确的定位,是当下相对完成度更高的球员,并且少做就意味着少错;文班亚马还在马刺混沌的体系里摸索打法,相较切特他更像是一个持球手,有大把球权来试错,但做多意味着错多,超高的使用率下是居高不下的失误率和惨淡的真实命中率,影响力数据自然不会好看。无论如何,文班和切特都将会有光明的未来,但他们同样都面临相同的需求——增重。在雷霆不敌掘金的赛后,全场16中12轻松砍下28分14板5助的约基奇,在赛后直言:“切特确实有天赋,但他得变得胖一点。”比起两届MVP的身份,约老师作为一个在进入联盟后戒掉了可乐后的胖仔,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似乎极具幽默色彩。   然而约基奇或许苦口婆心,但切特似乎并不领情,胖子哪里懂瘦子的苦?“一个不胖的人是很难增肥的,我想可能得从某个地方开始吧。”他如是说道。事实上,切特的增重之路早就开始,从他为好友杰伦-萨格斯的父亲效力的AAU时期,每个对手的教练要求让他们的球员在油漆区里碾压他开始。他学会了和更大体型的球员在篮下搏斗,又在和后卫队友的竞争中磨炼了横向移动能力;萨格斯告诉他进入生长期后每个月增加1磅体重最合适,所以他在进入大学前的一年慢慢增加了15磅体重,又在进入NBA后的一年继续增重13磅——差不多刚好每个月1磅。十五年前,那时还叫西雅图超音速的雷霆,用榜眼签选走了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从选中那天起他就把球队扛在肩头,这一扛就是九年,九年里他拿过MVP,到过总决赛;十五年后,他们等来了另一个细高挑儿的榜眼秀,这次他消瘦的肩头,能扛起多重的未来呢?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